当前位置:爱图鸭情感闲鱼上的硅胶娃娃可以买吗(有OB11娃娃叫价过万)
闲鱼上的硅胶娃娃可以买吗(有OB11娃娃叫价过万)
2022-12-03

记者 |盛倩玉 编辑 | 杨文瑾

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钟情“养娃”,BJD、小布娃娃、ob11粘土头娃娃、胶皮娃娃……动辄过万元的整娃,数百数千元的配件,在微博、闲鱼和各种平台中受到追捧。拍卖、抢购、转手、再转手……“保值”“增值”能力惊人。

一只ob11粘土头娃娃,要由作者手工捏制娃头,一笔笔勾画出五官,再搭配上各种服装配饰。(娃头作者:蛋蛋Egger)

对于娃娃玩家而言,这些物件绝非“有钱”就可以拥有。圈子里早已形成了特定的玩法和生态,面对一线作者的精致作品,玩家要付出足够多的时间和热情,来向作者证明,自己才是最应当获得它的人。

高昂的价格、娃娘的追捧,支撑了优质作者的持续创作,也让更多人产生进入行业的渴望……

蛋蛋Egger是一名ob11粘土娃头作者,从2019年1月到现在的一年多时间里,她制作的ob11娃娃从最开始的百来元,一路飙升到如今的3000-5000元。

ob11是由日本Obitsu公司生产的没有头部的娃娃身体部件,长度为11厘米。这种娃娃即使加上娃头也不过比手机略大,可以轻松带往各地旅行或外拍。

如今她每天花费数小时捏制娃娃,但产量有限,有意购买的玩家,多半要在微信、微博中“蹲”上足够长的时间,并通过抽选、抢拍等方式,才能获得一次购买机会。

ob11粘土头娃娃(娃头作者:蛋蛋Egger)

成为娃娃作者之前,蛋蛋Egger是一名幼师。在杭州读大学,2009年毕业,她没有按照父母的希望回到老家,而是应聘进入了杭州当地的一所民办双语幼儿园。

如今她回忆起自己在杭州工作的日子,参加不完的比赛、处理不完的琐事,以及领导不断加码的要求……工作入侵了生活,又逐渐成为生活的全部,却并不能给蛋蛋带来她渴望的一点成就感。

蛋蛋逐渐对这样的职业生活产生了怀疑。“我喜欢的是小孩子,喜欢的是唱歌绘画,其实没有往上爬的职业野心。”压力和失望频繁冲击着她。2010年,她下定决心辞职,回了老家。

父母开心地为女儿张罗工作,是当地最好的公办幼儿园。老家的工资虽然只有杭州的五分之一,但在系统内年复一年的向上,未来可期。只是蛋蛋隐隐觉得,这一条被安排好的光明道路,不是她真正向往的生活。每一年,她都要向母亲提出“抗议”,而母亲的回答也从“才第一年你就坚持坚持”,逐渐变成了“都8年了,你为什么不能再坚持坚持”。

2018年,蛋蛋即将三十,她又一次和母亲争论起来,“这样一直下去,工作的成就感究竟在哪里?”这一次母亲没有阻拦。

辞职后,蛋蛋试图想清楚自己喜欢的到底是什么。也是这段时间,她从朋友那里得知了ob11娃娃,知道了娃圈。当了解到这些可爱的小东西和她们穿戴的精致配件,竟然全是作者纯手工制作出来的,蛋蛋觉得神奇又好玩。

ob11粘土头娃娃仅比手机略大。娃衣、娃鞋、抱着的兔子、甚至娃娃头上的发卡,尺寸微小但精致玲珑,考验作者的创意和手工。(娃头作者:蛋蛋Egger)

而令她感到吃惊的,还有这些娃娃高昂的价格,以及娃圈惊人的消费能力。2018至2019年,国内娃圈仍然不算大众,但已形成了相对完整的生态。

娃头、娃衣、娃鞋、妆面……玩家们带着激情与狂热争相追逐,热门作者的作品总是供不应求,一些ob11粘土娃娃的价格能够拍卖至数万元,转手时价格可能更高。曾有圈内人士形容,这是一个小众,但遍布机会、财富的行业,一些作者的作品甚至可以在短时间内实现价格翻几番。

豆瓣网友发帖,大家知道ob11娃娃吗?

但相比虚无缥缈的“创富”,更吸引她的其实是这种“手作生活”的愉悦前景:她喜欢可爱的小东西,从小擅长做手工,而没有领导、不谈升职加薪、把爱好变成职业的自由生活,更接近理想中的模样。

去年1月,蛋蛋购置了各种原材料工具,开始在家摸索尝试。这项工作并不简单,捏好的娃娃还要经过烤制、打磨、上妆、上漆等一系列工艺,她并不避讳谈及早期的“失败作品”,这些娃娃形态各异,共同点是缺乏商品性。“那时候制作的娃娃,有低价出售的,也有免费赠送的。”

蛋蛋Egger在微博记录自己娃娃的“成长经历”。

凭借勤奋“肝娃”和自己的美术功底,蛋蛋进步的速度很快。到2019年国庆,她已经捏了60多个娃头,逐渐做出具有个人风格的作品,收获了粉丝和大波支持者,购买者中还有美国、英国、加拿大、新西兰以及韩国等地的玩家。

ob11娃娃 (娃头作者:蛋蛋Egger)

蛋蛋十分看重这份工作带给她的成就感,“定制娃娃的单子一个接着一个,靠双手捏出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娃娃,有人把这些娃娃视作珍宝,带在身边作为陪伴,或是购买各种周边打扮她们。这让我觉得特别骄傲,感觉自己得到了肯定。”而这种快乐,是朝九晚五的上班、下班、加班不能提供的。

Yumi是一名ob11娃娘,2019年进入娃圈后,已经在娃娃上“氪”去数万元。她常常一边说着自己“被掏空了,肝不动了”,一边为自己可爱的娃娃米粒抢购各种萌萌的娃物。

Yumi的ob11娃娃米粒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而Yumi的朋友Seaplc不仅拥有ob11娃娃,还拥有一个神仙颜值的小布娃娃,价格达到了2.6万元。Yumi笑言,Seaplc才是“真正的富婆”,因为“她有小布、有ob1还有猫。”

Seaplc的小布娃娃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小阳是一名改妆作者,她平时会给盲盒娃娃改妆,并将视频上传至B站。她告诉记者,目前,ob11和小布的圈子相对比较热,改娃大神改的小布要价上万元是很正常的。而一般的ob11娃娃经过壮士(化妆师)改妆,裸娃到手也要700元以上。至于比较有特色的ob11整娃,很多都是4000元以上。

别具特色的娃物往往售价更高,图为ob11娃娃米粒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玩家们心甘情愿为娃娃付出金钱和时间,他们通常会自称为“娃娘”“娃爸”;娃娃是不能用“买卖”来形容的,把娃从作者处带回家的过程叫做“接娃”;给娃娃购买各种配件,拍摄图片,娃互相陪伴的过程则统称为“养娃”……

ob11娃娃米粒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很多制作精良的娃娃和配件,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到。娃娘们要在作者的微博、微信群或是闲鱼中长时间“蹲守”,提升互动频率,让作者能够留意到自己。

有时还要向作者提供自己拍摄的娃照,以证明自己的“养娃”技术。购买时还要参与各种抽签、拼手速、竞拍,但中签后可能仍要苦苦等上相当长的工期……“有时候久到已经忘记自己买了什么。”Yumi说。

热门作者149Doll曾在微博发布娃娃竞拍规则:每人有三次出价机会,出价者可以询问最高价格,最终娃娃由价最高者得。

以上种种,考验的绝不止娃娘的“财力”,还有娃娘的“耐心”和“运气”。小阳分析,需求大,量少,这是基本的市场规则。一些出自“大神”的娃娃和配件精致度过人,抢到绝对不亏,它们往往十分“保值”,二手价格稳定。

Yumi就曾抢到过热门的娃衣作品,一段时间后她将衣服原价挂在闲鱼上出售,“瞬间就被人抢走。”别人还要感谢她愿意出物。

她笑言此类操作属于“白嫖”,不用花钱就可以给娃娃穿上优质作品。现实中,有些玩家也会在买入抢手娃物后,再将物件H出(高价售出),又或是强行捆绑(搭配自己的其他物件一并销售),有些作者会明言禁止此类交易。

曾有娃师向记者透露,许多娃娃和配件一经炒作,价格飙升,善于营销的娃师甚至会自己注册小号,在闲鱼上高价求购自己制作的娃娃,以此营造出娃娃很抢手的氛围。

高昂的价格、娃娘的追捧,支撑了优质作者的持续创作,也让更多人产生进入行业的渴望。GG是一名ob11粘土娃头作者,入行的几年时间里,她先后捏制了上百个粘土娃头,造型灵动可爱,但价格远不及一线作者。

“不管是娃头、娃衣还是鞋子,作者都多不胜数。”GG觉得,这两年圈子越来越饱和,行业已经很不好做了。

蛋蛋Egger同样感受到这股“火热”的浪潮,“大约是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学习制作ob11粘土娃头。疫情期间很多人出不了门,就在家里做手工,不少娃娘也成为了作者。”

小红书上1w+关于ob11娃娃的笔记,涵盖娃头捏制、化妆、定制、展示等方方面面。

有人出于兴趣和好奇,也有人看中其中的商业前景。GG分析,“ob11娃娃从几百到十几万的都有,有些作者价格虚高,很多人想分一杯羹。”

热潮之下,甚至“授课”也成为一门生意,从闲鱼上几元到几十元不等的教程包,到一些网课平台上价格数百、数千的视频课程,甚至有人专门开设了10000-30000元不等的私人培训班,报名者众多。

网络中教程众多,可供新手选择

“火热”的背后,曾有娃圈作者做过粗略计算:以2000元一只整娃的中上水平计算, 制作并销售一只娃娃,成本大约需要460元(ob11素体110元,粘土35元,眼珠30元,假发100元,衣服150元,包装礼盒35元),净利润大约可以达到1500元。如果每月成功贩售4只娃娃,那么每月的收入在6000元左右,一年也不过7万余元。

现实中,不论是娃娃的设计、捏制还是销售,都要求作者在其中投入巨大的心力,但消费者往往只钟情于热门的作者。打开闲鱼,可以看到无数价格在50-500元不等的娃头,与一线作者获得狂热追捧不同,这些娃娃门前冷落。

梦梦是新入圈不久的一名作者,2019年国庆开始自制ob11粘土娃头。她是一名美术老师,从小喜爱手工。梦梦分析,捏制一个娃娃,隔着从“脑”到“手”的距离,将脑海中的形象变成实物,并没那么简单。

最开始,她打算“自学”捏娃,花了几千元购置工具,又在网络上搜索捏娃流程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发现娃娃捏制入门容易,但真正做好有无数细节和技巧需要掌握。

ob11粘土头娃娃 (娃头作者:梦梦)

粘土烤制的最佳时间、娃娃的细微表情塑造……不少作者都曾提到粘土娃娃制作过程中的微妙,天气、温度、湿度甚至作者的心情,都会对成品形态产生影响。最后,梦梦选择报班进行系统学习。

梦梦觉得,制作娃娃这件事有其枯燥的部分,做出具备个人风格和艺术个性的作品则需要长久的学习,若是被金钱、高收入这些噱头吸引进入行业,很难真正坚持下去,热爱才是成为作者的必要条件。

豆瓣网友讲述自己的“放弃经”

更何况,一直“肝”娃的收入未必有想象中的那么高昂,如果没有情感作为支撑,最终可能只会从“入门”到“放弃”。

小鱼是不少娃圈娃娘们喜欢的ob11粘土娃娃作者,她的娃娃风格偏向写实,一个个或哭或笑或撅嘴的娃娃灵气逼人。

ob11粘土娃娃 (娃头作者:小鱼)

现如今,小鱼每制作一个娃娃,从捏制、烤制、打磨、上妆、上漆、假发修剪,服饰搭配,到最后拍照呈现出来的过程,往往就要花去3-5天。如果包括创意设计,这个时间则没有上限。

她描述自己的一天,“除了吃饭睡觉,其他都是工作的状态。早晨起床吃了饭,就开始工作,一直到晚上睡觉前都一直在想这件事情。”

对小鱼而言,捏娃娃的生活简单又纯粹,把注意力集中在娃娃上,每天只感觉时间流逝得飞快。

身边有朋友不理解,日复一日地捏娃捏娃,怎么能长久的坚持下来?但小鱼觉得,朝九晚五的坐班生活她更过不来,她更倾向于让兴趣成为职业的一部分。

ob11粘土娃娃 (娃头作者:小鱼)

她带着一点执拗,觉得每个娃娃都是独一无二的,所以必须做到最满意的状态。她坚持将不满意的作品毁掉, “敲碎脑袋,然后重新开始。”

蹲大神作品、抢购、抽签、盲拍、花费数万甚至数十万元在娃娃身上,这样的选择值不值得?现实中,对于娃圈“消费主义”的质疑从来没有停止,也有人觉得这是年轻一代“不务正业”的选择,但类似批评的肤浅之处在于,它忽视了物对于心灵的治愈作用。

娃娘们给娃娃取名字,自己的娃娃总是独一无二的。

小鱼告诉记者,自己的娃娘朋友中有不少已经结婚生子,但不论每天工作结束、照顾宝宝睡觉之后是几点,他们都要拿出2-3小时来玩娃娃。

娃娃对她来说可能已经不是单纯的物件,而是繁忙的生活中一块属于心灵的空间。“在这2-3个小时中,她知道她是真正属于自己的。”

小鱼在自己的微博“小鱼的粉色王国”里写道:愿我们在娃娃的世界里,保存一颗纯真美好的心。她觉得真正喜欢娃娃的人,可以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进行选择,根据自己的口袋来选择,消费自己能够接受得起的娃娃。

“玩娃娃很美好,最重要的不要丢失自己的初心。希望大家都是因为喜欢才去买,而非因为热度才去追。”蛋蛋Egger说。

(文中小阳、GG为化名,图片由受访者提供)

来源|南都周刊